迎戰世界級賽事!足球明星難避運動創傷

足球明星傷患
明星足球員光芒背後,也時常受到各類運動創傷困擾。(Kneepain.com.hk)

足球賽事向來大受歡迎,吸引不同年齡、性別的觀眾觀看,不少朋友即使不懂踢波,也至少看過一兩場球賽。除了世界盃,較知名的國際級足球賽事還包括歐洲足球五大聯賽,即西班牙甲組足球聯賽、意大利甲組足球聯賽、德國甲組足球聯賽、法國甲組足球聯賽,當然還包括最受港人注目的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。

雖然成為明星球員可獲得以十萬美元計算的豐厚週薪,但平日高強度訓練下,球員出現運動創傷自然難以避免,而球場上人人出盡全力競爭激烈,出現肢體碰撞或意外受傷更是「兵家常事」。

究竟足球員最怕哪些痛症傷患?他們又是如何克服難關,繼續在賽場發光發熱?

認識足球運動
足球一般指英式足球,是一項球類運動。簡單來說,球員需要在草地球場上互相對抗、進攻,盡量將球射入對方的球門內,直至比賽結束,得分較多的一隊勝出。標準的足球比賽需由兩隊各派十一名隊員,包括十名球員及一名守門員。球賽分為上、下半場,一整場球賽的時間將不少於90分鐘。由於足球運動對體能、身體質素有較高的要求,大部分職業球員皆在40歲以前退役。

足球運動常見傷患

1. 鼠蹊肌肉拉傷

鼠蹊部位於大腿內側與下腹相連的位置,俗稱「大脾罅」或「腹股溝」。因足球運動經常需要跑步、跳躍,甚至突然變換方向,容易令該部位的肌肉過度受壓,出現拉傷或撕裂。而於各大賽事中,球員意外傷及鼠蹊肌肉更屬常見。

英格蘭國腳基爾獲加(Kyle Walker)曾在世界盃舉行六星期前,於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(簡稱英超)曼市打吡賽事,便是因鼠蹊傷患離場,幸而趕及迎戰世界盃;至於另一位效力於英超球會阿仙奴的年輕球員史密夫路(Emile Smith Rowe)也因為鼠蹊傷患影響比賽,最終決定接受手術根治病情。

鼠蹊肌肉拉傷
足球運動經常需要跑步、跳躍,容易令鼠蹊肌肉拉傷。(kneepain.com.hk)

2. 前十字韌帶撕裂

不少球星都曾因為膝關節傷患,需要提早「收咧」,而對於他們來説,最可怕的膝傷莫過於前十字韌帶撕裂(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 Tear, ACL)。因十字韌帶負責維持關節的穩定性和活動能力,尤其對於進行跳躍、轉動、急停等大幅度動作時極為重要,一旦出現撕裂的情況,嚴重可斷送球員的職業生涯。

不過現時醫學進步,不少球員都可在接受重建手術(ACL Reconstruction)和一系列復康治療後重返賽場。例如葡萄牙球星C朗拿度(Cristiano Ronaldo)也曾經歷前十字韌帶撕裂;另外,在2017年歐洲聯賽冠軍盃 ,阿根廷球員馬高斯盧祖(Marcos Rojo)與瑞士名將伊巴謙莫域(Zlatan Ibrahimović )分別於上下半場因受傷離場,其後均被證實前十字韌帶撕裂,而兩人都得以康復。不過,今年41歲的伊巴謙莫域再次因左膝十字韌帶撕裂接受手術,他在2023年6月與AC米蘭約滿後會否因此退役,成為外界焦點。

前十字韌帶撕裂
足球員出現前十字韌帶撕裂,將可能令運動表現大受影響。(kneepain.com.hk)

3. 大腿肌肉拉傷

足球員不止容易膝關節受損,與膝關節相連的大腿肌肉拉傷也時有發生,常見的肌肉組織包括位於大腿前方,負責膝關節的屈曲及伸直的四頭肌,多因比賽時意外撞擊而受傷;至於大腿後側的膕繩肌,由盆骨連接至膝關節,負責髖和膝關節活動。當球員奔跑或準備「射波」時,容易令大腿膕繩肌伸展過度,因此出現大腿膕繩肌肌腱拉傷(Hamstring Strain)的情況也較為常見。大衆較熟識的美斯就曾於2013年出戰西班牙甲組足球聯賽左邊大腿肌肉撕裂,而需要休戰超過6個星期;而巴西著名球星尼馬(Neymar da Silva Santos Júnior)也多次因為大腿傷患停賽修養。

大腿肌肉拉傷
足球員不止容易膝關節受損,與膝關節相連的大腿肌肉拉傷也時有發生。(kneepain.com.hk)

4. 足踝扭傷

足踝扭傷俗稱「拗柴」,是指足踝關節韌帶拉傷甚至撕裂。足球員在賽場上奔跑或踢球時,容易因關節過度伸展或突然扭轉,以致超出正常活動範圍而扭傷。 一般而言,輕微的拉傷可於短期內復原,惟若足踝關節韌帶出現嚴重撕裂,將可能需要接受手術治療。例如尼馬就多次傷及足踝,最近一次是2021年出戰法甲時意外「拗柴」,左腳足踝扭成90度,因此需要休息數個星期。

Papimi PEMF治療 針對足球運動員治療成效理想
足球運動員經常會透過各類物理及復康治療改善傷患痛症,而 Papimi PEMF 治療被眾多運動醫學、復康和頂級運動的診所和協會視為必需的治療設備。德國科隆足球會1. FC Köln 的物理治療總監 Klaus Maierstein 曾表示:「我們在各個領域使用 Papimi PEMF 治療已接近一年。無論是從我的觀察,還是從球員的用後感來看,治療效果都很正面,尤其加快癒合過程和緩解疼痛更見成效。」

延伸閲讀:

立即查詢
立即查詢